上官千云

人设不崩!!

魔王x创世神(内含大量信息(滑稽保命))

神很无聊,于是创造了人,可是人类太过弱小。自己一碰,就会死掉.于是神又创造了魔,.并且赋予了他们可以和自己偶尔打上一架的能力,可是魔喜欢黑暗,并不常来亮堂的神界和他打架,所以他依然很无聊。


      正当他思考着再创造一个什么样的种族给自己解闷时,一个破衣烂衫的魔族青年出现在了他面前。


      青年身上满是血污,被天雷劈到的伤口狰狞可怖,但脸上却干干净净的没有半点伤痕,高鼻薄唇,剑眉星目,颇为英俊。


      神不解的看着青年破布条一样的衣服,


      问:“吾不过睡了千年,魔族就已经落魄至此了吗7”


      青年闻言站在原地没动,也没回答他的问题,一双漆黑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半晌才沉


      声开口:“你就是神?”


      神点点头,“吾是。”


      得到肯定的答案,青年哼笑一声,嘴角勾起的弧度里满是明目张胆的志在必得。


      顶着神并非刻意散发出的神威,青年一步一步艰难地走到神座前.俯下身子勾起神的下巴,迫使他仰起头来接受自己印在他唇上的吻,而后便力竭晕倒在了神的身上。


      神接住晕倒在自己怀里的魔族青年,不明所


      以地眨了眨眼,想着人间的礼尚往来,便掰过青年的脸,也在他唇上亲了一下。


      魔族青年醒来时身体已经无恙,侧目看去,神正在他身边侧卧着小憩。面如冠玉、唇若涂脂,神果然比他这千万年来见过的任何一个生灵都要好看千百倍不止。


      眼眸微垂,青年的目光落到神随着呼吸上下起伏着的胸膛上.那里衣襟大敞,凝脂一般白皙


      细腻的皮肤毫不避讳的裸露在外,向来不懂何为克制的魔族几乎没有犹豫,喉头滚动间,手就覆了上去。


      有所察觉的神悠悠睁开眼,伸手勾了一缕青年的发丝绕在指尖把玩,不甚在意的开口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对于青年眼中赤裸裸的欲望之色,神并不在意,七情六欲本是平常,创造每一个生灵时,他皆会赋予。


      “临渊。”魔族青年说着拉过神的手放在唇边,张口吮住了神柔若无骨的纤长手指。


      临渊?


      神想了想,似乎是那个自己用心尖血创造出来的生灵。


      ’临渊。”神重复了一遍魔族青年的名字,墨色的眸子中带着几分不解:“你在做什么?”


      临渊不答,又倾身过去吻住神的唇吮吸啃咬一番,末了才嗓音低哑地咬着他的耳朵回他:“当然是在亵渎神明。”


      神愣了一下,随后轻松推开临渊.坐起身来

看着他:“你的胆子很大。”声音古井无波,听不出喜怒。


临渊勾唇一笑,带着魔族特有的张狂肆意、落拓不羁,“我便是为此而来。”


皱了皱眉,神有些不满临渊的说辞,“你是在质疑吾并非完美无瑕?”


临渊上下扫了眼已然衣衫凌乱的神,尽管不懂神如何能将他的话理解成那般,但还是别有深,意的眯了眯眼,笑说:“不,非常完美。”


神煞有介事的点点头:“嗯,吾也是这般认

为。”


,临渊:“……”

后来不知道是谁散布的消息,总之魔族中多了一个关于神的八卦:神并非神圣庄严,反而傻傻的,万分可爱。


      由于神界神性威压太过于强大,一时还无法抵挡的临渊不便多待,答应了会回来天界看望神后,便打道回府,回了魔界。


      为了能够早日真正的“亵渎”神明,临渊回到魔界后潜心修炼,千年光阴转瞬即逝,而当他终干能够轻松冲破重重屏障到达神界时才发现,


      神的身边,多了一个生灵。


      神见到临渊并没有太多鲜明的情绪,但出于友好,还是上前扶着他的腰,踮起脚尖亲了下他的唇角,然后若有所思地看着他,说:“你长高了。”


      临渊瞥了-眼那个陌生的生灵,而后当着他的面把神压在古树上,粗鲁的在神的脖子和胸口留下一个又一个暧昧的痕迹。


      生灵是神百无聊赖之际创造的精灵,拥有一对尖尖的长耳朵,此时正泛着红,手足无措的看着眼前十分陌生的场景。


      ”神-?”精灵弱弱地唤了一声神明,立时被那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魔族瞪了一眼,吓得他条件反射的止了声,可又不敢贸然离开。


      神想了想,让精灵先行离去了。


      “你在生气。”神看着临渊,问他:“为什么?”


      魔族从不拐弯抹角,面对询问,临渊目光似火的看着神,“我不允许有生灵在我之前享有你。”


      神还是不懂,“吾为何要被你享有?”


      于魔族而言,想要的就抢来,玩腻了就扔掉,凡事哪有那么多道理可言,于是临渊利用了神的天真善良和对众生的一视同仁、全然不设防,轻而易举的在神懵懵懂懂的配合下,一次又一次的占有了神的身体。


      事后,临渊看着神恬静的睡颜,一股征服上位者的快感油然而生,如此,嘴角不自觉便勾了起来.吻了吻神的额头.片刻后也阖眼睡下了。


      如此过了几月,神对临渊每次和自己做的奇怪之事越发不解,但问了又不肯与他解释,索性大手一挥,把临渊打下了神界,而后去到精灵的住处,将自己的疑问说与他听。


      精灵听后也是不解.他自诞生以来便在神的身边不曾离开,对于神界以外的事.他知之甚少,只本能觉得那种事情并非寻常。


      神思忖了片刻,决定带着精灵去魔界观察一番。


      为了不造成轰动,神隐去了所有神性,带着


      一同伪装成魔族的精灵来到了魔界。


      魔界里有着超乎神想象的黑暗,还有神不曾预料到的,随处可见的“占有”。


      听着四周陌生却莫名让人羞赧的声音,精灵一张小脸儿涨的通红.拉拉神宽大的衣袖,声若蚊蝇的请求:“神,我们回去吧。”


      神却置若罔闻,目光越过魔界众生,遥遥望向远方一座宏伟的宫殿。


      宮殿里,临渊正在恼怒神毫无理由的将他打落回魔界,随手抓过一个眉目清秀的魔族少年,粗鲁的扯着他的头发吻了上去。


      少年丝毫不忸怩,双手攀上临渊的脖子,主动打开身体迎接魔王,的宠幸,可临渊却在吻过他后,一把将他推倒在地,冷冷喝了一声:“滚!”


      随后他似是感应到什么,目光陡然一凛,几个闪身就消失在了宫殿之中。


      临渊赶到时,神和精灵正被一个长相丑陋的魔族调戏纠缠,精灵已经被吓得泫然欲泣,胆怯的躲在神的身后瑟瑟发抖,而神却并不以为意,待那魔族话音停下,才转过头,目光淡淡的看着不远处的临渊。


      神说:“临渊,原来吾并非对每一个生灵都能一视同仁。”起码他面前的这个魔族,会令他心生厌恶。


一众魔族见到王,“扑通”就跪了一地,此举并非魔族礼数周全,而是他们的王,强大的让 人心悸,让他们忍不住臣服叩首、虔诚膜拜。


”这样最好不过。”临渊走近神,贴着他耳

边咬牙切齿的低语:“我可不希望我对你做过的事,被你一视同仁的让其他生灵也做了去。”


面对临渊,神总有数不完的疑问:“为何?”


’你是属于我的,任何生灵都不能觊觎。”


神皱了皱眉,“不,吾并非你所有。”


对此临渊不置可否,只勾起唇角,捏着神的

下巴,迫使他抬起头来与自己接吻。


这个创造了世间无数生灵的神,只道七情六欲本是平常,但他却不知,究竟何为情,又何为欲。


瞟了一眼先前对神纠缠不休的那个魔,临渊什么都没说,揽着神的腰须臾间消失在了原地,而就在他们身影消失的瞬间,那个魔就忽然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生生撕成了碎片,连半缕残魂都未曾留下。


      魔界上下,目睹了这一切的魔族皆是噤若寒蝉,口水吞咽间无不庆幸自己方才没有去招惹那个绝美的男子,否则此刻灰飞烟灭的恐怕就是自己了。


      而被遗忘在此的精灵微微颤抖着身子,眼神无助的四处乱瞟,最后朝一个看上去还算温和的魔族小声的开口询问:“请问--你可以带我去找他们吗?”


      那魔族闻言略一挑眉,打横抱起精灵也消失在了原地。


      魔王的寝殿内,临渊把神压在雕刻着繁复花纹的实木圆床上,指尖拨开他的衣襟,戏谑的看着他锁骨下星星点点的红痕,勾唇笑问:“不是才把我赶下来?怎么几天不见就想我了?”


神动了动身子,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躺着,闻言坦诚回答:“吾不是来找你的。”


那你想找谁?”


吾并非为谁而来,只是来魔界看一看。



那你现在看完了,要回去了?”


神犹豫了一下,片刻后摇了摇头:“吾还想去人界看一看。”


“我陪你。”

‘好。”

于是当精灵终于后知后觉的甩掉那个看似温和实际十分恶劣的魔族,独自潜进临渊的宫殿后,却发现神已经离开了。


另一边,神到了人界后立刻就被各种新鲜的玩意儿吸引了目光,完全不记得自己把精灵落在了魔界,倒是临渊不大情愿的记着他,传讯给宫殿的暗卫保护好他,省的神哪天想起他时.他已被魔界那些家伙欺负的不成样子。


“临渊,那是什么?”


  临渊顺着神指的方向看过去,不过是几筐卖相不错的果子,但想到神界只有一座宫殿和一棵古树,临渊便耐下心来一样一样讲给他听。


      神听后有些可惜的皱了皱眉“吾不需要进食”


       “不需要吃,不是不可以吃”临渊说着从小贩的萝筐中挑了几个圆润水灵的递给神,然后从小贩那敢恕不敢言的眼神中牵着神的手走了,并未给线。


       神走几步,不确定的说“据吾所知,在人间拿东西是要给银子的”


       临渊与神对视了片刻,便反身回去扔给那小贩一锭银子。


       不过是一锭银钱,若是神想守这人间规矩,他依着便是。


      待到夜幕降临.神的怀里已经抱满了各种他从没见过的吃食,跟着临渊到了一处客栈住下后,神把怀里的吃食整齐的摆在桌子上,然后满眼希冀的看着临渊。


      临渊走过去把神抱起来放到自己腿上.问.

他:“怎么了?


      神并不觉得羞于启齿,大方坦诚道:“吾不知道这些要怎么吃。”


      临渊便把那些果子一个-个替神削皮去籽,然后再一个一个的送到神的唇边。


      果子被神吃了大半时,他才忽然想起,一直都是自己在吃,临渊还不曾吃过。


      思及此,神扭过头去,将还咬在齿间未曾入口的一颗果子,口对口送进了临渊的嘴中。


      他记得,人间的父母就是这般哺育自己的孩子的,临渊既是他亲手创造出来的.想来也该算是他的孩子,这般喂食该是没错的。


临渊心知神不懂世俗礼法,但他并没有想要去纠正,反而扣着神的后脑,将简单的喂食变成了缠绵的深吻。


一吻终了,临渊将神抱到桌上面对自己坐着,随手捏起一块糕点递到他的唇边,神下意识张嘴咬住,可还不等他吃入口中.就被临渊凑过来用舌头卷走,而后又是一番缱绻的唇舌纠缠。


这个好吃。”神抹了抹嘴,小心翼翼的把剩下的糕点用油纸包好,“明日再去买些吧,吾要带回神界。”


“那你当我相公”


“吾乃是你爹爹”


“……”

“我们之间做了父妻做的事,你若是不肯,那可就是你的不负责”


“好吧”



后面是很随便的完结,因为编不下去了,就完结了,唔




   




你怎么还不来追我

#1

六月,暖风穿堂 教室里的风扇不知疲倦地转着,耳畔,是读书声,写字声,说话声,窗外,阳光炽烈,热情得 像把所有的热度都一股脑铺张下来。

已经下课了,高三的这一片教学区始终保持着安静,直到一声喊随着男生的脚步声临近。

“小宁宛,来,接着。”谢业诤将手里的冰棍给穆宁宛,一边拧矿泉水瓶盖,一边挑眉问她:“怎么样,感动吧,看哥哥多心疼你。”

穆宁宛拆了包装,一口咬上冰棍.清凉甘甜的味道好像霎时把暑热驱逐了似的,她惬意地靠在窗棂上,眉眼弯起,“谢谢哥!” 谢业诤和穆宁宛是青梅竹马,不过这小丫头片子极少喊他哥,除了这种吃人嘴短的时候。

谢业诤听她喊哥心情不能更好,身子一歪就倚在了穆宁宛书桌旁,他正要凑过去打趣两句,结果这丫头眼疾手快地把桌上的一本花里胡哨的笔记本给揣进了桌肚里。

这欲盖弥彰的动作就跟做贼怕被发现似的,谢业诤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他不怀好意地觑着穆宁宛,故意道:“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说,是不是情书?

穆宁宛可不怕他,神色镇定地翻了个白眼,骂他:“情你个狗头,就是一个普通的笔记本。”

这话能信吗?显然不能。 谢业诤赖在穆宁宛座位上不走了,开始言语激 她:“既然那么普通,你给我看看。”

穆宁宛仿若没有听见,兀自拿出复习卷来写,谢业诤不信邪,非要自己去拿,被穆宁宛挡住,凶巴巴地说道:“看什么看,距离高考只剩一天了还不滚回座位上看书!”

谢业诤一脸笑嘻嘻,“这么神秘还说不是情书?我猜猜,不会是你写给别人的吧?”他撑着下巴眨了眨眼睛,“你喜欢的人是不是徐贺?”

“闭嘴!”

“卧槽,这就急了,”谢业诤夸张地瞪大了眼睛,“还说不是喜欢他?”

穆宁宛不敢去看隔了一排座位的徐贺,她一边咬着冰棍一边从厚重的作业堆里抬起头.目光落在 黑板上方那个“1”字上面,声音含糊地说道:“喜欢啊

谢业诤没想到她会这么回答,一时间有些愣住,此前,类似的对话进行过很多次,每一次都是以穆宁宛的一个“滚”字结束,这是头一次,谢业诤从她嘴里听到”喜欢”两个字。

谢业诤缓缓回神,反驳似的,“你喜欢个屁“

2#

高考来势汹汹,考完的那天下午,大家回到高三的教室,基本都疯魔了。

他们扔了很多练习本,试卷,穆宁宛舍不得这三年青春,这些时光被她收拾妥帖装进了纸箱里,那本笔记本,也被她很好地藏了起来。

穆宁宛抬头的时候.徐贺正好站在她桌前,少年青松挺拔,气质清冽,长相帅气,非常有学神的风范。

他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搭在穆宁宛桌上,眼睛正专注地望着她,穆宁宛心底的欢喜砰地炸开,脸色微红.她佯作镇定回视过去,问他:“怎么了?”

徐贺很少和女孩子打交道,这莫名的对视让他有些不自在,于是他笑了笑,别开了眼睛,慢吞吞地开口问她:“你感觉,考得怎么样?”

穆宁宛不自觉跟着笑起来,还有些得意,“压对了几道题,学神,这次要和你一较高下了。”

徐贺望着她说:“好,我等着。”

晚上的毕业酒会喝倒了一大群人,每个人的脸上都是那种肆意的,张扬的,青春的笑,当然也有很多人哭了。

不知道班里的谁开始起哄,说要喝交杯酒,喝了 之后一辈子都是自己人,要苟富贵无相忘,气氛很热烈,大家都相当配合。

不仅男生和女生这么喝,男生和男生,女生和女 生也基本都这么喝的,喝完之后群魔乱舞就开始了。

穆宁宛躲进卫生间里洗了把脸,她望着镜子里的 自己,决定开始蓄长发。

她在走廊里碰到了徐贺,少年因为喝了酒,白皙的脸颊泛着红,于那清冷中透出一点可爱来,徐学神高冷得很,很少有这样的一面。

穆宁宛停下来,有些担心:“喝醉了吗?”

徐贺摇了摇头,“没有。”

穆宁宛一边点头-边给他让路,等徐贺出来的时 候,她还站在那里等他。 “

“怕你喝醉了倒在里头,特意在这等你的,要是十分钟不出来,我可要闯进去了” 穆宁宛打趣到

徐贺转头看着她,见她不像在说笑的样子,解释,道:“我没喝多少.别担心。”

“那可太好了。”穆宁宛笑起来,眼睛里藏着狡黠:“我觉得我喝多了,徐学神,能不能帮个忙,送我回家啊?”

徐贺没有犹豫,很绅士地答应下来,“好。”

回到宴会厅的时候很多人都喝得东倒西歪的,穆宁宛刚在座位上坐下,谢业诤就拎着酒瓶子往她身旁一瘫,“来,我的宛,跟哥喝一杯。

“少喝点。”穆宁宛看他醉醺醺的,不由有些无语,但还是配合地陪他喝了一杯。

结果回家的时候,醉鬼谢业诤死皮赖脸地要穆宁宛送他回去。

穆宁宛:.....”

得,这是大爷,穆宁宛认命地应下了,她找到徐贺和他说了一声,徐贺二话不说陪着穆宁宛一起去送,俩人拦了个车把谢业诤塞进去,最后还一起送到他家门口。

穆宁宛家和谢业诤家不远,就在同一个小区,
连幼儿园都是一起上的。

徐贺送完谢业诤又送穆宁宛回去。

其实穆宁宛有很多话要说,被这么一闹腾,反而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俩人沉默地走在路上.路灯将他们的影子拉的很长,走近的时候,那灰色厚重的色彩交叠在一块儿,像恋人一样。

穆宁宛紧张得手心冒汗,那些被藏在心底的话,压在她胸膛里,剧烈,灿烂,又明媚。

“徐贺。”穆宁宛突然开口。

“嗯?”

俩人抬头对视着,徐贺的眼睛是很漂亮的黑色,瞳仁里仿佛有一湾水.穆宁宛能清晰地在那里看到她自己。

胸腔里的秘密好像哑了火,她突然觉得,那些话就算要说出来,也不该是现在。

      她只好说:“麻烦你了。”

      徐贺嗯了一声,他们的脚步声合在一起,到穆宁

      宛家楼下的时候,俩人道别。

      穆宁宛开着手机电筒给他打光,看着他的背影往来时的路走去,穆宁宛有些悲伤,她咬了咬唇,还是没喊住徐贺。

      她转身上楼,却听见身后传来少年的喊声.她回头,看到徐贺飞奔而来,光亮照进他的眼睛里,

      那片墨色里好像亮起了星星。

      徐贺跑得急,因着喝了酒,脸上的红晕更盛,他站在穆宁宛面前,俩人目光一对上又不自觉笑开。

      好一会儿,俩人才有动作,徐贺拿过穆宁宛的手机,帮她把手电筒给关了,昏暗中,她听见徐贺问:“穆宁宛,你想去哪个学校?”

      穆宁宛觉得吧,如果这人现在是她男朋友,她就要扑进他怀里去撒个娇,然后说,当然是要和你去同一所学校呀大笨蛋!

然而现实里,她只能说:“我想去Q大。”然后反问一句:“你呢?”

徐贺回答她:“都行。“

”不过如果你去Q大,那我也去。”他补充道。

穆宁宛圆满了,她笑着跟他说了晚安,然后叮嘱他回去的路上要注意安全,徐贺一一答应了。

3#

高考成绩出来,穆宁宛和徐贺如愿报了Q大,谢业诤最终去了Q大隔壁的一所重本。

后面的毕业旅行穆宁宛选择了和闺蜜铃铛去法国.赶在七夕前她们回来了。

七夕那天,铃铛叫上班里的同学一起组了个局,穆宁宛,谢业诤都去了,别人都约不到徐贺,穆宁宛有私心,自己悄悄去约了他来。

他们在MCCOY唱歌,徐贺来的时候其他人都到齐了,少年推开门,五光十色的包厢里声响震天,吧台上一盏高光打下,穆宁宛和铃铛俩人坐在上面对唱情歌。

唱到高潮的部分穆宁宛抬起了头,她蓄了长发,看到徐贺的刹那她眉眼已经弯起.徐贺听见她唱:“一你笑我也笑....”

铃铛挠了下穆宁宛的手心,神色暧昧地冲她挤眉.弄眼,完了俩人下来,周围同学一个劲鼓掌,纷纷要求她们再来一首。

穆宁宛和铃铛心照不宣地对视了一眼,穆宁宛走下来去找徐贺,身后,是铃铛话筒里传出的声音:“我今天要跟一个人告白。”

铃铛一句话掀起了全场高潮,整个包厢的声音开始沸腾起来,穆宁宛一边笑一边跑到徐贺身旁打了个招呼。

因为声音太大,她打了个手势示意徐贺跟她出去,徐贺会意,俩人往外走,穆宁宛刚要说话,谢业诤:也出来了,问他俩:“你们去哪?”

      “铃铛要告白,我去楼下前台拿花。”

      谢业诤说:“那我也去。

      穆宁宛没说什么,三个人一起去拿了花回来,那是一捧鲜艳的玫瑰,热情洋溢,和铃铛的性子非常搭。

      穆宁宛让谢业诤把玫瑰花给铃铛送进去,自己去了趟卫生间,出来的时候谢业诤站在包厢门口,俩人挤着脑袋站在外面看,铃铛告白成功,男生怀里抱着花,周围一浪又一浪要求他们亲一个的高声呼喊。

      然后里头那两个在嘈杂声中接了个吻。

      穆宁宛在这一刹那感动得差点要哭,有点开心又有点骄傲。

      年轻的时候爱憎总是分明,那是青春,是绝对的      黑与纯粹的白,那是不计得失,是你我的轰轰烈烈.明明白白。

      穆宁宛站在门口红了眼。

      谢业诤侧头的时候看到她的脸,穆宁宛睫毛轻颤,眼角的水光映出跑马灯绚丽的颜色,很美,

      也很让人心动。

      那是谢业诤唯一一次鬼迷心窍,他不知道怎么凑过去,在穆宁宛脸颊上碰了一下。

      俩人都吓了一跳,谢业诤捂着剧烈跳动的心脏,在穆宁宛怔愣的目光中朝她笑起来,“小宁宛, 哥哥好像喜欢上你了诶,能不能

      ”不能。”穆宁宛眨了下眼睛,那些因为铃铛的爱情而感动,一直蓄在眼眶里的眼泪突然落下来.她打断了谢业诤的未说完的话,擦了下脸,她又重复了一遍:“不能。

      穆宁宛转身跑下了楼,谢业诤从迷茫中回神,他想追上去,又觉得不合适.他抓了抓头发.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

卫生间到走廊的拐角处,站着徐贺。

他与谢业诤擦肩而过.往楼下走去。

“徐贺!”谢业诤喊住他,“你都听到了?”

徐贺停住脚步,少年身姿挺拔,他和谢业诤差不多高,却要更瘦些,背影里多了些单薄。

徐贺转过身来看着谢业诤,他很诚恳地说,“没有。”

谢业诤张嘴想说什么,徐贺抢在他前面道:“我要去找她了。”

谢业诤讷讷半晌,再也没有多余的话。

穆宁宛沿着马路慢慢吞吞地往前走,接到徐贺电话的时候.她已经擦干了眼泪,声音无比平静。

徐贺让她在原地等着。

俩人碰了头,徐贺陪着她走了一路,路过A中的时候,问她:“要不要进去看看?”

穆宁宛愣了一下,问:“可以吗?”

徐贺点头,”准高三和复读生已经开始补课了,你看警务室还有灯光呢,你在这等着,我去问一下,要不行,我带你翻墙。”

穆宁宛觉得不可思议,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你还会翻墙。”

徐贺觉得好笑,抬起手在她肩上碰了一下,开玩笑的说道:“学神也是凡人。”穆宁宛乐的不行,徐贺没一会儿走过来,跟她说:”可以进。’

A中很大,录取通知书下来后穆宁宛就没回去过,重新站在母校,她好像也没多少感慨,徐贺问

她:”一起去跑个步?”

穆宁宛欣然同意。

她没想到徐贺还挺能跑,三千米的时候她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徐贺在她前面回头,问:“穆宁宛,你还好吗?”

穆宁宛没力气说话,只能咬着牙跟在他身后,实在受不了了她才停住,一屁股坐在操场上,徐贺笑着往回走,问她:“你怎么不追上来?”

穆宁宛摆了摆手,大口喘气,汗水啪嗒啪嗒落在地板上,她心里的那点情绪慢慢就消失不见了。

徐贺站在她面前,朝她伸出手,“别坐着,来,我牵着你走。”

穆宁宛看着他的那只手,忍不住笑起来,她很心动,于是把手交给他,徐贺使了点劲儿拉她起来,少年的掌心很干燥温暖,穆宁宛心跳得扑通扑通的。

徐贺看着她,认真地问道:“现在,还好吗?”

穆宁宛缓缓眨了眨眼睛,她觉得这话里有深意, ,又觉得它仅仅只是来自少年的关心,然而不管怎么样,穆宁宛都觉得很受用。

她舍不得松开徐贺的手,她在少年的注视中败下阵来,她垂下眉眼,嘴角却高高地挑起,“很好。'

那就好。”徐贺说:“今天其实是我的生日,

穆宁宛,我能不能要个生日礼物?”

穆宁宛有点难受,她当然知道今天是徐贺的生日,为此她还准备了很久,可现在她却把一切都搞砸了。

徐贺抬起一只手,落在穆宁宛的肩膀上,她听见他问:“能不能给个抱抱啊?”

穆宁宛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她会突然笑起来,可眼泪也跟着出来了。

她喜欢的人,怎么会这么好呢?

他像是什么都知道,又什么都不知道,不动声色,对她温柔以待。

穆宁宛张开双臂,她抱住了他,头靠在他的胸膛,穆宁宛闭上眼睛,仿佛听见了花开的声音。

“徐贺,我喜欢你”

“好”

一一一一完一一一一

  啦啦啦啦,完结了,我快累死了,_(:з」∠)_心塞塞(´-ωก`)

各位小可爱,《黑客生涯》我要弃坑了,很抱歉,_(:з」∠)_


黑客生涯

 ‘卧槽,什么个鸡儿啊!!!!’百珞木崩溃的叫着,他已经干黑客这行干了4年了,第一次见到这么变(神)态(精)的网号(全乱扯的)。


  他本来看这个号挺有钱的,想侵入这个扣赚一把,没想到这个号有特殊的保护作用,反到把自己的网址(不知道什么乱扯的)弄出去了,百珞木十分后悔,当初早知道就要办一个假网址了。


  不过也还好,除了网址剩下的都没弄出去,看来以后要小心点了。


但百珞木是谁?你以为他会放手?不可(可)能(能)的,他接着侵入,接入到了‘https://b23.tv/av13359574(可以进去哦)’这里,百珞木吓了一跳,黑客捕抓网址(乱扯的)!!!


  百珞木马上冷静下来,来这个网址的都是要让他们来抓黑客的,进来都有身份查验,不过百珞木这个是假号,没多大关系,但突然进来又马上退回去还是会让他们注意到


  百珞木从心里狠这个号,要不是之女个坑(变)人(态)号,他能进来?但现在抱怨也没用了,要想个办法呀!


  百珞木正在想该怎么办的时候,网站上一个叫‘萧逆’的人说‘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应该是客服吧。


  百珞木那纤细的手在键盘上敲了几个字母‘我的电脑被黑客入侵了’


  ‘请稍等’那边的人打出这几个字,百珞露出了得意洋(傻)洋{傻)的笑容,他怎么可能查得到,等他去忙时我就说我有事先下线,那就完美了。


  但百珞木没想到,那个叫‘萧逆’的人竟问我是从哪个站台转接来的,百珞木一惊,这他都能查到?看来不能给他发,得弄一个。


  马上百珞木就发了


‘http://aotuxue.lofter.com/post/1ee6bdd8_1172b74b(可以进去,要看看吗?)’这个网址。


  ‘好,我们会马上为您查病毒入侵事件,请耐心等待三天,谢谢’百珞木看到这里,开心的退了出去。


  百珞木关掉了电脑,决定了一件事,一定要那个号斗出个输赢!!


  不然,他就不姓白!


  ‘叮咯∽一一’百珞木听到门铃,灰溜溜的跑去开门


  ‘哥!?你怎么来了’百珞木看见站在门口的人惊讶的问,这个穿着普通T恤,牛仔裤,还带着鸭舌帽的人,是百珞木的表哥(认的)


  ‘珞木呀,想我吗?’聂钟笑的问,还露出一点点虎牙,不过百珞木这认的表哥长的还是不错的(长的怎么样我就不描述了哈,就是帅,自个脑补哈),在当明星偶像,百珞木的钱方面,基本就靠他的,但他们的关系确实不错。


  ‘想,想,快进来吧,有点乱,别嫌弃哈’百珞木说完便去帮聂钟拿行李进去,聂钟也跟着进去,随便关了下门。


  安顿好所有的百珞木坐在沙发上,而聂钟坐在百洛木对面,拿起桌子上的苹果就吃起来,百珞木拿起水喝了一口便放下了。


  ‘哥,你怎么来我这了’百珞木用手托着自己下巴,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聂钟


  ‘出差回来后,粉丝竟然发现了我的住处,来你这躲躲’聂钟嘴角露出一丝丝不易察觉的笑,终于有理由和你一起了……


  今天就写到这了,这个很长的故事,我一章章写吧(我时间不多,学生党,没电脑加不了合集)初写文(真心不会写)写得不好勿喷啊,嘻嘻,我上面写的两个网址是真的(和剧情不一样)可以去看看的,千万别喷ಥ_ಥ我尽力了(ノ=Д=)ノ


拜白∽